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从三码机到五码机 国包商转包玩转黑手机

2006/7/4/08:2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孙燕飚
 

风生水起的国商不仅大量给正规手机厂商贴牌,而且仍然为黑手机“贡献”力量。

这其中“三码机”到“五码机”的变化,最能说明其中奥妙。

“三码机”是指:手机背面的串码、包装盒上的串码和手机内部的串码。这三个IMEI码是相同的,当然这个IMEI码是伪造的。

“五码机”是手机、电池仓、外包装、三包卡和发票上的IMEI码都相同。

从最早的“三码机”到现在的“五码机”,国包商的游戏规则随着市场的变化而不断调整。

“三码机”缩水

“打击‘黑手机’行动已经取得明显效果,“三码机”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市场规模缩小到原来的1/5。”侨兴电信公司董事长吴志忠透露。

“其实‘三码机’的机型又新又时尚,很好卖,但现在经营风险太大。”深圳的一家国包商公司副总经理江海(化名)很怀念去年做“黑手机”的时光。

记者辗转从国包商处获一本“三码机大全”和“五码机大全”,在“三码机大全”中一共列有198款新机,新机大多模仿知名品牌的最新、畅销机型,从图片上看,这些机型非常新潮和时尚。

不过,大部分机型只有型号、没有品牌。在为数不多的品牌中,记者找到了京立、国乾、龙讯通、现代、皇室、天籁、亿硕广源、新大弘、源代、东港传动、祥音、同心现代、首信和华唐等品牌。而这些品牌对于消费者来说可能是非常陌生。

“五码机”当道

由于高额利润的驱动,“三码机”已经迅速转向更加隐蔽的“五码机”,由于“五码机”需要贴牌和送测,利润相比“三码机”要低一些,一般是150元到200元,第一级国包商自己会留50元左右,再给下面的渠道和终端留100元到150元的价格空间。

据介绍,五码机的源头与三码机如出一辙,就是国内数百家研发公司,他们的研发能力并不行,但克隆能力一流,做出来的外观和当今最流行的手机一模一样,而价格非常便宜。“五码机”更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虽然要求更高了,但国包商也有办法。正规的手机生产厂商,一部手机只能有一个串号,而大部分的国包商,将一个手机使用的串号用在几百台手机上,从而牟取暴利。

因此,当消费者登录信产部认证网页后,输入信产部入网许可证,就能出来手机型号、生产厂家等信息;进一步输入串号(IMEI码)、扰码,得到的提示是:你所购买的手机是真实的。

国包商是这样“玩转”五码机的:国包商从国外采购劣质主板后,迅速模仿市场畅销机型,与拥有手机生产牌照的企业合作,获得网标和3C认证,然后采用复制扰码和手机串号后进行生产和销售。

国包商和手机厂家的合作也有两种可能性,有时候是手机厂家“主动”——手机厂家向信产部申报某款机型取得入网许可证,再向国包商兜售入网许可证;有时候是国包商主动——国包商选择好某款手机,跟手机厂家商量,我要生产1万或者5万部,你帮忙先去申报一下吧。

“为了更方便贴牌,现在很多新拿到牌照的企业都会向信产部申请好几个品牌。”知情人士称。

6月初,这一幕在深圳就上演了一场。当时华禹通讯第一次对手机经销商展示自己的新品,并同时发了搜豹和华禹两个品牌。与会者透露,当时国包商都快挤破了门槛,预先准备的座位都不够。

层层转包

相比“三码机大全”,“五码机大全”就逊色多了,只列出60款新机,机型明显落后于“三码机”,不同的是这里全部有品牌,包括汉泰、摩拜尔、科健、金鹏、PANDA、德赛、和黄、南方高科、HUAYU等等,就连国产手机第一阵营的成员和国产手机后起之秀均榜上有名。

令人吃惊的是,在这两本大全上还有启航数码和深圳凯博工业设计公司的广告,广告语公然打上了:现有五码新品招商中,联系电话0755-×××。

“其实这只是一小部分,是国包商已经贴了牌,自己出不了那么多货,登出来招商。”江海透露。他说,现在深圳至少有150家手机工厂,大多数都是依靠国包商的订单来存活,一台12元至20元的OEM加工费对这些工厂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深圳高科公司就是150家手机工厂中的一个,目前他们也在为其他公司代工手机生产,同时自己也在申请手机牌照

之所以这么做,他们也有无奈。

深圳高科公司一位高层指出,现在的手机牌照核准制规定必须要有手机生产经验和能力的公司才能申请手机牌照。“没有牌照,那手机生产经验和能力又从何而来?”该高层说。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