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IT网首页行业资讯技术中心产品透视热点人物热点专题专家在线市场研究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暗黑微博史:要脸的赚不到钱 没节操的盆满钵满

http://www.it.hc360.com2013年01月24日08:44腾讯科技

捞一把就走,这话适合各行各业,也适用于微博。

一个朋友说“啪啪来了,给微博一耳光,陌陌来了,给微博一耳光,微信来了,给微博啪啪啪好几个耳光”。准备撤离微博的,不止是普通用户,也有那些草根大号。

有个南京的朋友,窦窦,最早的大号经营者,微博圈不少人应该熟悉这个ID。他直接控制1千万粉丝,间接控制1亿粉丝,虽无大名,但扎得很深,从进入到撤离,亲眼看着微博的蛮荒、黑暗、茂盛和衰败。

梳理起这串由八卦连接起来的微博故事,也许会看到微信发展的些许身影,也许能为下一代社交媒体产品规避点风险。

对第一批大号来说 玩微博是被逼的

按照窦窦的说法,2009年做微博的那批人,都是站长圈混不下去了,才改玩微博的。

金融专业毕业后,窦窦先后玩过硬件和3D地图,那时打交道的都是政府高官,那气场、那三观、那玩法,总觉得和他这种屌丝创业者不搭。

很偶然的机会,窦窦参加了那种互联网人扎堆的会议,一下子神清气爽。那个年头,就算是alex排名前一百的站长也不会拽得要命,特朴实,特别好说话。也没什么圈子的说法,反正玩来玩去,窦窦就有了那时最潮的称呼:站长。

站长中间有一个“高端站长群”,现在风头正劲的投资人、CEO或者已经消失的失败者,都在里面。有一天,群里出现了新浪微博的注册码。

这对站长们来说并不新鲜,窦窦早就在饭否和滔滔上过了一把大号的瘾,早就尝过被关停的悲剧。对于随便一单子就有十万的站长来说,例如阿飞这种混得很好的牛叉站长,不会吃饱了没事去可能一夜蒸发的新浪微博玩。

但还真有人去玩了。就是那一批当站长当得不给力的兄弟,像伊光旭他们做的搜酷全球网赚不到什么钱,像酒红冰蓝,还有很多人,既然做站长没钱途,那就换个地方待待吧,微博就微博吧。

别看现在有人吹得跟先知一样,套用王家卫的说法,不过是时势使然,都是被逼的。

拓荒时期 三教九流领风骚

2010年,微博的火候慢慢起来,几万粉的账号也出现了。

正好公司有闲人,窦窦觉得就进去玩一下吧,这一玩就是两年多。

当时玩微博的有两大流派,内容流和粉丝流,天真的玩前者,现实的做后者。窦窦太天真了,居然想做成一个有节操的媒体。

窦窦从国外网站抓一些美图,稍微翻译下,扔到网上去,鼎盛时,每天热门微博里的1/3美图都是窦窦他们弄的。

腾讯微博一来,窦窦则赶紧注册了2、30个号,每个账号分别推不同的内容,美其名曰“重复内容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窦窦还会找一些论坛里的神贴,做成长帖后扔到网上去,转发的人暴多,可惜被其他大号@200次以后,才能增加1、2万粉丝,涨势不乐观。

经常转发的账号里有个叫“冷笑话精选”,窦窦很反感,这个账号老是一拿就用,没啥职业道德。

后来当地团委开会,窦窦提早十分钟到了,伊光旭也是,一聊才知道,这家伙就是冷笑话精选的操盘人。

那时的依光旭,还不知道有高端站长群这么个玩意,窦窦一听,既然你玩微博这么潮,去群里和大家聊聊呗。结果一周后,伊从厦门打来电话,我找到钱了,接下来就是各大媒体一直神话的草根第一大号发家正史了。

伊光旭走的就是粉丝流,除了刷粉就是刷屏。

另外一个粉丝流典型,则是现在已经洗白了的作业本。

窦窦曾经很好奇,老是有个叫作业本的家伙加自己关注,关注后又删除。

打听了才知道,大号曾流行利用每天可以关注2000人的规则,不停加人,第二天清空了重新加,就跟有陌生人突然来打个招呼,厚着脸皮不理的总是少数,这个方法积攒了第一批粉丝。

然后作业本开始找那些混的不错的人主动关注,把大家的头像拿来做成长帖,说这个中华田园犬头像和德国混血狗头像很像,两人经分析对比,是微博双胞胎,再全部@一遍,大家一看有自己、很有趣,那就关注一下这个账号呗。

上一页123下一页
【征稿电话:010-82297456 邮箱:qixc@hc360.com】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