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时代 何恩培的“全息一维论”

http://www.it.hc360.com2018年04月25日11:47 来源:中国网T|T

“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最早出自电影《决胜21点》,因为在以前的拉斯维加斯赌场,一份鸡肉饭1.79美元,一次赌注为2美元,所以赢一次就能够买一份鸡肉饭。后用于《绝地求生》等游戏,玩家获胜后页面会出现“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这行字,网友称其为“大吉大利,晚上吃鸡”。此后,“吃鸡”迅速成为网络流行新词汇。

“吃鸡”、“打call”、“油腻”、“佛系”.......在不同的新生事物出现时,人们都会造一个新词来形容它或者将原有词的意义进行延伸。语言的魅力就是用“一维字符”表达整个场景画面。而翻译更需全面考量原文语境及背后内涵,做到既惜墨如金又面面俱到,这样的翻译才掷地有声。

翻译界老将、传神语联董事长何恩培的“全息一维论”也因此而生:翻译是人类真正的智慧的高地,语言文字因人的存在而存在,语言文字是人类“全息智慧”的“一维表达”,从长远看来,AI应该能够超越人类的智力,但人的智慧却是难以逾越的。

何恩培认为:“机器基于文字的“一维训练”无法取代人脑“全息信息”之间的映射。人脑的全息信息是来自眼耳鼻口舌身意的全部信息的综合,是基于共同文化经历体验和共识而形成的。语言文字只是人脑全息信息的一维表达,它依赖人脑全息信息映射才能真正被理解,两种文字的映射理解是以两种文字背后的全息信息为背景的。所以,依靠一维语言文字的大量数据训练出来的翻译机器人,基本只能机械的“映射”难以全面实现全息转换,自然无法将原文真正意义转换到另外一种语言。以某一个翻译现场为例,译者会根据演讲人的情绪、语气、神态,以及文化背景等进行全息场景的合成,再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机器却不能做到这一点。因此语言文字和翻译都将因人的存在而存在,是人类智慧的表达。从长远看来,人工智能能够超越人类的智力,但人的智慧却是难以逾越的。”

诚然,以全息信息为背景的翻译是复杂的,这种复杂性不仅表现在原文场景多维化,还跟语言特性息息相关。

首先,语言具有种族性,不同的语言是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产生的,它是不同民族对待事情和看待事情的方法。以沙发为例,这是欧洲人对待坐卧用具的称呼,具有种族的独特性。语言的种族性是由文化背景支撑的,没有文化支撑语言是不可能生存下来的。世界上曾经有一种世界语,是人类渴望无障碍沟通人造的一种统一语言,一度推广达到3000万人,但现在使用者可能不到两千人,这种不是基于文化底蕴的语言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

其次,语言是一群人的共识,具有不可论证性和不可推导性,也就是说,某个东西的称呼本质其实是大家的约定俗成,这一点在方言上表现尤为明显。比如,“知不道”、“去两天”等,它们的意思分别是“不知道”和“去几天”,对于人工智能而言,它会认为“知不道”的语序有误,也会认为“去两天”就是指两天,而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约数。共识随着时间变化而偶然发生,机器短时间内不可能更精准表达出来。

围棋之所以可以被AI迅速超越,是因为围棋本身是有固定的规则,有确定的输赢结果,所以AI可以自我对局不分昼夜的训练。但语言不同,具有种族性、不可论证性和不可推导性,几乎不能象ALPHA那样在自我生成棋局、自我对局训练中提升。何恩培表示:“我看到有些报道在探索翻译的“自我对局训练”,个人观点认为,那最多是产生一种“机器方言”,如同一个封闭部落自我使用的方言,不可能达到符合现代社会人类需要的翻译水平。语联网智能翻译机器人和译者同步协作,就是要解决机器方言和语言全息智慧表达的矛盾,拓展翻译产能。”

面对“AI威胁”甚嚣尘上的今天,何恩培“全息一维论”为行业探索打开一条新思路。何恩培同时提醒,行业应该少一些浮躁,多一点真诚,理性看待新技术,用更具落地化的方式逐渐实现行业变革。

责任编辑:王文秀1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疑问请致电:13439578023